微电影在发展,它的美好时代早晚要来
随着中国微电影“商业化”进程的加速,其“质变”也超过了春晚逐年受争议的速度——当营收成为微电影产业链上最重要的一环,随之而来的是微电影的全盘广告化。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,从业者由艺术工作者集中到广告设计商,投资人的收益角度从电影本身转化为商品盈利,微电影更像是“长广告”。 后移动互联时代,也是微电影的美好时代。如果能够借鉴其他时尚产业在泛艺术营销中走过的弯路,真正让微电影鱼与熊掌兼得,艺术和传播双赢的局面也会“早晚”到来。 Web3.0时代的零容忍原则 当移动互联进入Web3.0时代,一个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基于智能终端平台人与人的互动,人与物的体验再次得到了拓展与增强,无论是“高端大气上档次”,还是“低调奢华有内涵”,只要能够打动观众,就会有裂变式的病毒传播效果——不必奢求复制脑白金的奇迹,碎碎念的概念植入,在互联网受众中绝对会被无情抛弃。 这就是新时代的零容忍原则。 下半年,珀莱雅的微电影却在坊间不胫而走并迅速获得了海量关注。褪去本身的明星(章子怡)光环因素,珀莱雅所展现出的对“美丽和艺术”的追求,或许成了打动人的关键。 微电影兴起的一个原因正是因为它身上广告所不具备的优势:它是一种更软性、更灵活、更易接受的传播,更易于定制专属于品牌自身的特性。一方面,微电影比传统广告更有针对性,观看它的人群应该是细分化的需求受众;另一方面,微电影可以把产品功能和品牌理念,巧妙地融入影片故事情节,并用精彩的视听效果达到与观众的情感交流,使观众形成对品牌的认同感。 一句话,微电影是在特定的时间段给特定的人群观看的,因此,“零容忍”原则背后所凸显的,恰恰是在剥离广告商业因素外对于主题内涵的外延。 浓缩的都是精品 中国微电影的开山祖师杨志平有句感慨:人的一生是短暂的,我要找的就是一种被认可的感觉。这也恰恰是微电影的精华所在——用最短的时间,寻找最大的认同感,直击观众内心,让瞬时记忆历久弥新。 无论是以情动人还是热血励志,再或者是娱乐恶搞,都脱不开区隔的印象记忆点,而对于更加时尚,抑或更加财大气粗的时尚产业来说,对唯美的追求是颠簸不破的真理。Gucci最新发布的微电影由超模凯特•摩丝领衔主演,永恒的Jet Set风格在各种珠光宝气中奢华亮相,贵气冲天。 野心不小的还有珀莱雅,纯粹的镜头展现,给观众大片的脑补空间。关于“早晚水漾系列”微电影,最直接的感受就是早与晚的光影交替,营造“晨之公主、夜之人鱼”的双面海洋魅力。而关于主角章子怡的意境表达,可以认为是人鱼公主渴望人间的生活,也可以理解成美人脱离凡尘寻找海洋的归宿。总之,观众可以根据碎片化的信息,给自己讲一个成人童话,欣赏只需几分钟,在内心的演绎可能需要不亚于一部真正大片的时长。 “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”,这种多元化的感受,恰恰是因为其只倾心做了一件事,即无时无刻的“美丽精神”。 如何逆转未来? 对于微电影,很多人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虽然短小,微电影一样可以让人过目不忘,一切还是取决于创作初衷,及由此进行的拍摄过程。 如果穿越回上个世纪,或许会觉得很多当年的经典纯属粗制滥造,但正是需求的迫切和条件的匮乏,让很多点滴的美好成为记忆中的经典——只要满足受众在后互联网时代的审美需求,当下的微电影就也会成为数十年以后的经典。一个有趣的悖论是,今天的我们受困于飞速发展的社会,其实更容易接受心灵的慰藉。 一位中国油画大家曾经说过,艺术的商业价值,首先源自艺术本身的价值,水涨船高注定不是决定艺术品市场价值的核心标准,微电影同样颠不破。 有很多观众看完微电影后表示,这是珀莱雅被章子怡“绑架”了:法国摄影师、台湾后期团队、全方位网电同步推广,甚至跟随章子怡主演的《太平轮》走进影院预先播放……虽然无法知悉推广的整个耗资,就以上这些举措,想必已经让很多国内新锐导演垂涎三尺了。 微电影的投资人认识到超乎商业目标的艺术价值,整个制作也自然不再草根:作为珀莱雅“早晚水漾系列”微电影导演,摄影师菲利浦•勒素直言自己要“在《一代宗师》之后,为自己拍摄一个最美的‘章子怡’”,后期团队橙果设计团队CEO蒋友柏甚至用到了“禅意”的说法:创意如禅机,诠释如解惑,欣赏自然如参禅悟道。 有趣的是,如此心甘情愿被国际大腕集体“绑架”的品牌还有很多,如刚刚所说的《太平轮》,刚出港就被抹上了“源自深海的魅力”成分。 据了解,目前珀莱雅微电影点击量已经呈现千万级数字——当微电影体现出应有的艺术价值,其他问题或许只是模仿者应该考虑的事情。 告别草根阶层,由客户收益向版权、分账盈利过渡,完整的微电影产业链条正在逐渐形成,南京东方影视学院院长何锦华说,“微电影既然是电影,也应该走向阳春白雪。” 当大众意识回归到艺术本源,小众、非主流不再是微电影的标签,不管商家如何考虑,微电影的美丽时代,“早晚”会来。

 

[返回行业资讯列表]